致谢

没有Subversion就没有可能(或者有用)有这本书,所以作者很乐意去感谢Brian Behlendorf和CollabNet,有眼光开始这样一个冒险和野心勃勃的开源项目;Jim Blandy给了Subversion这个名字和最初的设计—我们爱你。还有Karl Fogel,伟大社区领导和好朋友。 [1]

感谢O'Reilly和我们的编辑Linda Mui和Tatiana对我们的耐心的支持。

最后,我们要感谢数不清的曾经为社区作出贡献的人们,他们提供了非正式的审计、建议和修正:这一定不是一个最终的完整列表,离开了这些人的帮助,这本书不会这样完整和正确:Jani Averbach, Ryan Barrett, Francois Beausoleil, Jennifer Bevan, Matt Blais, Zack Brown, Martin Buchholz, Brane Cibej, John R. Daily, Peter Davis, Olivier Davy, Robert P. J. Day, Mo DeJong, Brian Denny, Joe Drew, Nick Duffek, Ben Elliston, Justin Erenkrantz, Shlomi Fish, Julian Foad, Chris Foote, Martin Furter, Dave Gilbert, Eric Gillespie, Matthew Gregan, Art Haas, Greg Hudson, Alexis Huxley, Jens B. Jorgensen, Tez Kamihira, David Kimdon, Mark Benedetto King, Andreas J. Koenig, Nuutti Kotivuori, Matt Kraai, Scott Lamb, Vincent Lefevre, Morten Ludvigsen, Paul Lussier, Bruce A. Mah, Philip Martin, Feliciano Matias, Patrick Mayweg, Gareth McCaughan, Jon Middleton, Tim Moloney, Mats Nilsson, Joe Orton, Amy Lyn Pilato, Kevin Pilch-Bisson, Dmitriy Popkov, Michael Price, Mark Proctor, Steffen Prohaska, Daniel Rall, Tobias Ringstrom, Garrett Rooney, Joel Rosdahl, Christian Sauer, Larry Shatzer, Russell Steicke, Sander Striker, Erik Sjoelund, Johan Sundstroem, John Szakmeister, Mason Thomas, Eric Wadsworth, Colin Watson, Alex Waugh, Chad Whitacre, Josef Wolf, Blair Zajac, 以及整个Subversion社区。

来自Ben Collins-Sussman

感谢我的妻子Frances,在几个月里,我一直在对你说,“但是亲爱的,我还在为这本书工作”,非比寻常,“但是亲爱的,我还在处理邮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耐心!她是我完美的平衡点。

感谢我的家人对我的鼓励,无论是否对我的题目感兴趣。(你知道的,一个人说 “哇,你正在写一本书?”,然后当他知道你是写一本计算机书时,那种惊讶就变得没有那么多了。)

感谢我身边让我富有的朋友,不要那样看我—你们知道你们是谁。

来自Brian W. Fitzpatrick

非常非常感谢我的妻子Marie的理解,支持和最重要的耐心。感谢引导我学会UNIX编程的兄弟Eric,感谢我的母亲和外祖母的支持,对我在圣诞夜里埋头工作的理解。

Mike和Ben:与你们一起工作非常快乐,Heck,我们在一起工作很愉快!

感谢所有在Subversion和Apache软件基金会的人们给我机会与你们在一起,没有一天我不从你们那里学到知识。

最后,感谢我的祖父,他一直跟我说“自由等于责任”,我深信不疑。

来自C. Michael Pilato

特别感谢我的妻子Amy,由于她的耐心照顾,由于她对我熬夜的容忍,由于她用难以想象的优雅方式修订我的每一个章节—你总能先行一步。Gavin,你已经大到可以阅读了,我希望你能为我这样一个爸爸感到骄傲,像我为你骄傲一样。爸爸妈妈(家庭的其余部分),感谢你们恒久不变的支持和鼓励。

向你们致敬,Shep Kendall,为我打开了计算机世界的大门;Ben Collins Sussman,我在开源世界的导师;Karl Fogel—你我的.emacs;Greg Stain,让我在困境中知道怎样编程;Brain Fitzpatrick—同我分享他的写作经验。所有我曾经从你们那里获得知识的人—尽管又不断忘记。

最后,对所有为我展现完美卓越创造力的人们—感谢。



[1] 噢,要感谢Karl自己,为了这本书的超时工作。